巫山之神 第二百三十七章:青墨

    那群老弱这才都走了出来,小尼姑打开袋子,里面都是些肉食和菜叶子,这群人都洋溢起笑容,有的去拿出藏好的锅子,有的去拿堆在墙角的木头,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洛尘看到这一幕平凡的景象,忽然就想起了当年和妹妹青儿与爷爷楚尘在大荒的时候,也过着如同这样的日子。

    整个古宅里,顿时充满了肉香。

    虽然以洛尘现在的实力,食气辟谷,以天道养身,但好久没有闻到肉味的洛尘,根本把持不住,很快就一起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连上面的墨修羽,也循着香味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但众人好像都无视了他一样,纷纷都默默吃着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。。”

    墨修羽见没人理他,有些尴尬的咳了咳,坐到洛尘一边道:“你。。。破解完了没?”

    小尼姑好奇的眼神马上递了过来,道:“破解啥呀?”

    “你一边待着去。”墨修羽看她啃了个大肉腿,快比她那头都要大了。

    “切,真没劲。施主你还要吃一块么?”小尼姑将肉腿一下子撕下来一大块,隔着墨修羽递给洛尘。

    洛尘当然不会拒绝,拿过一块道:“多谢,很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,你是不是加了什么料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我的独家配方啊,当然好吃。”小尼姑咯咯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未请教姑娘大名,我叫洛尘。”

    洛尘伸出手,小尼姑害羞的碰了碰他的手,鼓着腮帮子回答道:“洛尘大哥好,我叫青墨。”

    “青墨?真是个好名字。这里的人,究竟为何都躲在这古宅里,外面的房子若是重新建一建,我想很快就可以恢复生机。”洛尘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。。”被问到这个问题,青墨显得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一个老妇人佝偻着背,喃喃道:“这是不祥之地,我们这些人都是苟活下来罢了,没有机会重见天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躲在这古宅里,才得以活下来,可怜我这苦命的孩子,从出生到现在都在这古宅里,可能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出去了。”一个中年妇孺泪眼婆娑,抱着手里无拘无束正憨吃着的孩子,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而且你们的男人都去哪里了。”洛尘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都战死了,或者被杀死了。”青墨道。

    说到此处,她的脸色十分沉重。

    周围的气氛,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,有女人嘤嘤啼哭。

    “馋死我了,给我尝一块!”墨修羽突然喊了一下,抢过青墨手里的剩下的肉腿,大口啃了一下,发出咬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啦,事情都已经过去多少年了,若不是青墨这妮子经常给我们送吃的,我们这些贱骨头早就饿死了!”老妇人摆了摆手,独自走到阴暗的角落里,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“饿死了好啊,与其痛苦,不如早死早超生,说不定下辈子能投个好胎,成为人中龙凤。”墨修羽啃着啃着,没心没肺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墨抹了抹眼角快要掉下来的泪珠,瞪了墨修羽一眼,道:“你这和尚说什么胡话,你们佛门不是常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?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,居然如此冷血。”

    “冷血?大道三千,向来都是无情。上善若水,你这道家追求的道,本就是无情,这点道理都不懂?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解春秋,你等凡夫俗子,岂能懂真正的冷血?”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你这和尚,好多的大道理,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青墨撇过头去,气鼓鼓的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洛尘见众人被墨修羽说的不欢而散,白了他一眼,将阿黄从山海图里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闷死老子了!好小子这会儿才把本座放出来,你想馋死我吗?”阿黄咧着大嘴,马上飞奔到一块肉前前,赶紧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叫你出来是说正事,不是跟你闹。”

    “会说话的大狗!”青墨看到突然出现的阿黄开口说话,下巴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小女娃,信不信狗爷我吃了你!”

    阿黄朝着青墨吼了一声,咧开大嘴作出一副吃人模样,吓得青墨躲到老远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在山海图里闲来无事,和龙渊小子给你算了一卦,你想寻找巫山之主,定有劫祸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说我?还是他?”墨修羽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。而且,我看你看道那幅照壁的时候,神情都变得不同,看来那另外半边的照壁,就是巫山之主的神像。”

    “这,与你无关。我之所以不杀你们,是看出你们也并非巫山中人,你们能知道巫山之主并没有死的消息,也说明你们的目的也与巫山之主有关。我们的共同利益,有重合之处,知道这点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洛尘摊开帝释封神阵的拓印图,与阿黄相处多日,收授了不少关于阵法方面的知识。

    帝释封神阵虽然超越九品,属于神级阵法,但却是比寻常的九品阵法更为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九品阵法一共有九九八十一道阵位,错综复杂,帝释封神阵却只需十二道阵位,即可成型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十二道阵位,非神灵不可布。

    这十二阵位,分别为北星,南焦,东桑,西桦,九鱼,临沧,覆海,陆离,银火,苟鸿,钟魂,木舜。

    其命名由来,竟皆是红尘天实载过的神灵之名。

    每一个阵位的力量,都取自每位神灵的法则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想要布下帝释封神阵,必须要掌握这十二神灵的功法集于一身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当年的帝释神王,贵为宋千秋帐下第一大阵神师,可揽阅天下奇书,因此才能学得这十二神灵的功法创造出帝释封神阵。

    后学之人拿得此阵,便可不须掌握如此苛刻的条件,帝释神王已将阵法奥义尽数转化为阵符,炼制阵符。

    只不过,阵符比拟的阵位,并不能媲美真正的十二神灵阵位,威力则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帝释封神阵仍然位列红尘天第一杀阵,可屠杀神灵。

    “从这副阵法图看,这帝释封神阵缺了一阵,属于残阵,不能大成,根本没有弑神的能力。因此,巫山之主绝对不可能被此阵所杀。”洛尘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墨修羽神情一变。

    洛尘点了点头,道:“这发现,我早已在一月前发现,只不过,这个发现并不能知晓巫山之主的消失之谜,只能知晓一点,此阵布下,乃迷惑他人之用。”

    “迷惑?”

    墨修羽若有所思,突然想到什么,道:“帝释封神阵鲜为人知,寻常武者根本连认都不认识,幕后之人想要迷惑的对象,绝对是巫山之内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阿黄此时吃完一条肉,拍拍圆圆的肥肚晃悠过来,不屑道:“可惜,此人学艺不精,留下诸多蛛丝马迹,本座一眼就看穿!”

    说着,它指着帝释封神阵,道:“越强的阵法师,在布阵时,都会下意识的留下自己的印记。他已经做的足够谨慎,却还是疏忽了一点,那就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?如何证明?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可逆,再强的人,也无法左右时间的力量。那些修行时间力量的修士,也只能是运用,并不能掌控。时间之道,乃是九大永恒之道最为人知,而最难精进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阿黄指向拓印阵图,道:“印记,是世上最长久之物,它可以跨越数个纪元依旧保留下来。那人可以抹去各种印记,却独独抹去不了时间的印记。本座擅长的,就是推演印记,重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有了办法,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?”墨修羽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可以随便说出来的么?当时本座不知你的目的究竟是福是祸,这些天下来的观察,你并不算一个坏人,所以才托盘而出。”

    阿黄将拓印图取走,回到山海图内进行推演。

    看到阿黄再一次被洛尘收进山海图,墨修羽道:“今后你要小心使用你心海里面的东西,今后修为越高,遇到的人越来越复杂,定会被人觊觎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觊觎?”洛尘道。

    墨修羽摇了摇头,道:“再厉害的宝物,终究是外物,自身的强大,才是真正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从古至今,那些帝皇神圣,并非都是天赋超绝、身世显赫之人,相反,那些天赋异禀、身世显赫之人,几乎很少能够走到最后。这是为什么,那是因为他们出生得太好,路走得太轻松了,以至于迷惑了本心。修为低的时候,可以凭借源源不断的资源弥补来突破,顺风顺水惯了,到了后面,一个境界靠再多的药物都无法突破的时候,这就是他们的瓶颈,穷极一生无法逾越的难关,因为他们再想从头来过,已经为时已晚。”

    “洛尘,你的天赋不错,身上也有不少常人难以获得的机缘,但天外有天,你明白这个道理么?”墨修羽道。

    天,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墨打了一个哈欠,伸了伸懒腰,看不到洛尘与墨修羽的身影,叹了口气,看来他们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青墨告别了古宅里的人,沿着山间熟悉的路走着。

    不过,与平常不同的是,这次熟悉的路上,却来了许多不速之客。